旅游纵览 -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- 精于摄影,专于旅游 - 杂志、图库、征稿、生态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34|回复: 0

新加坡拍鸟之行 [复制链接]

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


最后登录
2019-12-6
威望
4
金钱
9774
注册时间
2012-4-6
积分
20
主题
1173
精华
0
帖子
1214
发表于 2019-11-1 11:46:34 |显示全部楼层

新加坡拍鸟之行



撰文、摄影/子瑜


IMG_1840.jpg


          新加坡,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,这是一个城市国家,面积虽小,多元的文化、历史、种族却浓缩了亚洲的精华,加上人口70%左右是华人,是中国游客休闲度假的理想目的地。
          出国去东南亚拍鸟,首选可能是泰国,或者是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……很少有人会想到新加坡。然而让很多第一选择放弃了新加坡的鸟友没想到的是,在这个国土面积不大的国家,有记录的鸟种居然达438种之多,估计是世界上鸟种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了。这得益于新加坡长期的生态保护和绿化建设,大大小小350多个公园及自然保护区,使都市繁华与世外桃源完美融合一体。

IMG20190707104102.jpg


         此次新加坡拍鸟自由行,安排在7月初,我知道,这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。7月是拍鸟的淡季,在北半球任何地方都一样,当时我以为新加坡雨水多,拍鸟机会少,于是将600mm镜头和沉重的三脚架留在了家里,只带了一只400mm镜头,一只300mm镜头,一只小三脚架,我和我先生一人一个双肩包,轻装上阵。如果鸟况差也无妨,去新加坡吃吃喝喝玩玩,权当一次观光旅行也不错。

爪哇缝叶莺 (2).jpg


         以往出国拍鸟,我不愿跟团,不请当地鸟导全程陪同,只愿自己做攻略。每次上路,心里多少有点负担,不知一路上能够收获多少鸟种。这一次出行,从锁上家门那一刻开始,就感觉特别轻松,脑子里没有了杂念,前方变得一片敞亮。

新加坡植物园
         新加坡植物园有150多年历史,以研究和收集热带植物和园艺花卉著称,是新加坡重要的观鸟拍鸟区域。早晨,走进植物园,太阳已经高高在上,火辣辣的气息扑面而来,虽然装备不重,可才走了一小段路,我俩已汗流浃背。
          黑喉缝叶莺是在新加坡迎接我俩的第一只鸟,它只给了我大概不到一秒的时间。当时我以为是爪哇缝叶莺,并不在意,放下相机,继续向前。回家后整理片子,查询资料,方知新加坡有好几种缝叶莺,反复对比以后,确认是黑喉缝叶莺。有点后悔,当时应该多耗些时间守候它。现在想来,我有可能见过它几次,可是镜头刚瞄准它,食指还未按下快门,它就展翅而飞了。

黑喉缝叶莺.jpg


        在一棵大树前,正在拍摄红颈绿鸠的时候,我的余光发现背后矮树上有一只小鸟在晃动,转身一看,是爪哇缝叶莺,距离近在眼前。快门响起,它却若无其事。之后多次与爪哇缝叶莺相遇,都可以慢悠悠地对焦和变换角度。爪哇缝叶莺与黑喉缝叶莺性格反差巨大,它胆子大,不怕人。
       不出所料,盛夏的植物园里鸟况果真很差。但我们收获了目标鸟种爪哇缝叶莺,觉得值了。

巴西立公园
       巴西立公园位于新加坡东部海边,是新加坡著名的拍鸟地点。我的目标鸟是鹳嘴翡翠,鹳嘴翡翠在云南那邦也能拍摄到,但我很渴望在新加坡完成心愿。
         公园里拍鸟的人不少,这天是周末,和中国的许多大城市一样,拍鸟爱好者汇聚一堂。我上前询问拍摄鹳嘴翡翠的地方,新加坡鸟友听不懂,原来新加坡鸟友只知道英文鸟名。英语在新加坡是官方书面语言,汉语一般只作为日常交流语言。当我改说“Stork-billed kingfisher”,他们很热情,争相告诉我,就在不远处的木桥上。

花腹绿啄木鸟(雄) (2).jpg


         大约20米长的木桥上已经架了好几只长镜头,我问一个鸟友,鸟来过吗?他说,没有,这个季节,出现的概率很低。巴西立最佳拍鸟时期是10月至跨年3月,那时候,过境鸟,迁徙鸟,鸟况非常好,鹳嘴翡翠可以确保拍到。我听罢,感觉不妙。
        上午9点以后,阳光铺满了整个桥面,而鹳嘴翡翠依然没有踪影。新加坡鸟友一个个撤离,我想坚守,可紫外线抽在脸上,我也受不了,只好躲在桥边的树荫下。之后,跟着一对华人鸟友夫妻走到海边,他们告诉我,沿着海边再走两公里左右,可以拍摄到点斑林鸮和冠斑犀鸟,这两种鸟我在泰国已经拍过,不想浪费精力,无意前往,心里放不下鹳嘴翡翠,在海边待了不长的时间,又回到了木桥一侧。

花腹绿啄木鸟(雌) (2).jpg


         每当行走的云层一时遮住阳光,我便走向桥的中心,盼望能拍到心中所盼,侥幸的念头始终在作怪。中午时分,新加坡鸟友陆陆续续离开,园区内突然变得冷冷清清。天越来越蓝,空气越来越黏热,因为有了奢望,我有了些许的失落。还好总有一些鸟影在高高的树端上时隐时现,让我欲走还留。
          下午,我继续在桥的周围活动,不知什么时候,河道旁的树林里,传来“咚咚咚”清晰的木鱼声,可能是园区太安静了,敲击声特别响亮。这是啄木鸟,我立即寻声前去,悄悄地跨进树林里。果然,一只绿黄色的啄木鸟正在忘我地工作,这只啄木鸟以前从未见过。我几乎快要消失的精气神又瞬间涌上心头,架好三脚架,一顿猛拍,仿佛饥肠辘辘的人,看到端上桌的菜肴,立即狼吞虎咽一般。稀奇的是,这只啄木鸟面对快门声毫无反应,我越凑越近,它竟然不跑,这状况是我拍摄啄木鸟多年来第一次遇到。

红领绿鹦鹉.jpg


         过了大约一小时,树林里又响起了“咚咚咚”的声音。这次是一只头顶呈红色的啄木鸟,我以为又遇见了一种新的啄木鸟,心情大好。这只啄木鸟同样不怕人,趴在树干上,独自沉浸在寻寻觅觅之中。回家后,我查阅工具书,方知这两只啄木鸟是一雌一雄,学名叫花腹绿啄木鸟。
         这一天,虽然目标鸟落空了,但拿下了新的啄木鸟,算是老天给我的心理补偿吧。几天后,我又去了巴西立,仅仅拍摄了一些林鸟,红领绿鹦鹉是其中之一。

滨海湾花园
        滨海湾花园是新加坡打造的一个新地标,于2012年建成开放。做攻略时,以为那儿的鸟不会多。在巴西立公园拍鸟的时候,一个华语说得不大流畅的新加坡鸟友告诉我,在滨海湾花园有栗树鸭正带着一群小宝宝,他打开手机,给我看了他拍摄的栗树鸭图片。那天晚上,我和我先生决定,改变行程,去滨海湾花园找栗树鸭。滨海湾花园很大,也不知道它在哪里,炎炎烈日下暴走也实在令人生畏。但为了拍到心头好鸟管不了那么多了,去了再说。

栗树鸭 (3).jpg


        这天,欣赏完平淡的日出,弯弯转转,走到了海边。突然,我俩同时发现在滨海大道旁的小树林里,有一群暗色的小鸟,其中一只鸟的头部有隐隐的红色,飞行时如一片“小红火”闪过。我说,这不是麻雀?立即打开脚架,拔“枪”投入战斗。镜头里,小鸟的嘴像涂了性感的口红,一条红色的眼带,格外醒目,应该是梅花雀,当时,我不知道是何种梅花雀。经查,确认它是横斑梅花雀。
        当我在和横斑梅花雀捉迷藏的时候,我先生说,你待在原地,我去侦查一番。感觉没过多长时间,他急匆匆赶回来了,急忙和我说:“快,跟我走,找到栗树鸭了”。

褐喉直嘴太阳鸟 (2).jpg


        我们沿着滨江步道走200米左右,拐进一条林荫小路,绿树环抱之中,有一个开放的大餐厅,穿过餐厅是木栈道,几个鸟友正在拍摄。沿着河道再前行几百米,出现了一个有纵深的荷花湖,湖面上,一对栗树鸭夫妻正带着四只黑白色的小宝宝优哉游哉地嬉戏。岸边已经坐着十几个拍鸟人。没想到,没有流大汗,没有费大劲,就轻轻松松地找到了栗树鸭。
       除了栗树鸭,餐厅及湖的周围还有许多其他的鸟可以拍摄,让我非常惊喜。新加坡鸟友说,这个地方靠海,10月至来年3月,鸟况更好。
        最吸引我的是滨海湾花园舒适的拍鸟环境,原本列在计划、攻略里的几个自然保护区统统放弃。与其去面对寻找未知和不确定,不如继续待在一个已经熟悉且赏心悦目的地方。
拍鸟点集中在餐厅外方圆四五百米范围之内,走路不多。尽管新加坡火热潮湿,让人汗流不止,可有餐厅作后盾,时不时可以          去小憩片刻,坐在大吊扇下,如阵阵山风吹来。餐厅周围是各种花木,尤其是餐厅前木栈道一端的树林中,挂着一串小红果子,吸引来了不同的鸟儿。我坐在餐厅里,一边喝着冰冻的果汁,一边观察鸟况,心情大好。休息够了,再走入闷热之中,毫无顾忌地去燃烧卡路里。用餐的时候,我们两眼依然东张西望,坐看鸟飞停,这真的是养生拍鸟。

栗腹文鸟.jpg


         前几天,我多次问老公,想不想再来新加坡,他老是打岔,不愿作答。这天再问,他说,一、二月再来,带上长镜头。这次办签证,新加坡领事馆给了我俩两年的往返签,这份好意,不能浪费了。
         褐喉直嘴太阳鸟一直围绕着开放的大餐厅活动,来来回回,上上下下,拍到容易,拍好不易。

横斑梅花雀.jpg


        在滨海湾花园,每天都有新鸟种进账。亚洲辉椋鸟、栗腹文鸟、栗啄木鸟、爪哇八哥、是我新相识的“朋友”。还有许多鸟,有的不知如何称呼,有的是重逢,如金背三趾啄木鸟,当时,我坐在餐厅内休息,突然看见餐厅外的树干上,一只金背三趾啄木鸟正在转圈,我猛然起身,手持相机边走边拍,可能是我动静太大,吓到它了,它飞过屋顶之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

金背三趾啄木鸟.jpg


         在新加坡诱拍属于违法,罚金数额之大让你怀疑人生。其实,也用不着诱,这里大多数鸟似乎不怎么怕人,人文明鸟也文明。自然拍摄,走两三步,顺光就变成了逆光,看见一只鸟,尤其是新鸟种,容不得你有半点思考或调整参数的时间,生怕它跑了。鸟不是模特,不会傻乎乎地凑到你的镜头前摆造型。尽管新加坡的鸟已经十分友好,可它们有自己的生活习性。这样拍摄,易出错,却乐趣无穷。

新加坡“网红”——水獭
        第一次见到水獭是在新加坡植物园,一群水獭在绿色的斜坡上快速奔跑,几个手持长镜头的影友正在拍摄。当时我心里在嘀咕,海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好当时没说出口,否则就闹大笑话了。新加坡影友告诉我,它们是水獭。回到酒店,我用手机搜索,有点惊讶,水獭已经成为新加坡的当红明星。
        在金沙大酒店的衬托下,几只水獭在湛蓝的海水中昂昂自若,拍摄的画面别开生面,表情呆萌,这一系列的图片上传网上后,新加坡水獭立即爆红。美国、英国及当地媒体纷纷报道,也引来了不少法国和意大利的摄影家,连新加坡总理在社交平台上也为水獭打起了广告。

水獭.jpg


         新加坡原本没有水獭,八年前,有十几只水獭禁不住新加坡生态美色的诱惑,“移民”而来,现在已发展至80多只。
水獭是群居动物,在新加坡分成了十几个家庭,分散在各大公园。前些日子,在滨海湾,两个水獭家族为争夺地盘,在众目睽睽之下,大打出手,这段新闻轰动全城。
        在巴西立公园和滨海湾花园,我都见到了水獭,由于时间关系,只是草草按了几下快门。我觉得,水獭的面容与猫科类动物很像,不知那些狮子、老虎等动物是不是从鼬科动物进化而来?水獭属于哺乳纲,从进化论的角度看,水獭出现在地球上的时间,比许多的哺乳类动物要早。

水獭 (2).jpg


        在新加坡拍鸟是一种享受。整个行程住一家酒店足矣,地铁四通八达。不像在其他国家,两三天换一个地方,舟车劳顿,像行军打仗一样。在这里不用跋山涉水,尤其是在滨海湾花园,感觉如在柳岸花溪前写生涂抹,轻松自在。淡季也有这么多的鸟,旺季更让我充满遐想,这次的行程中没带600mm镜头真有点可惜。


此文发表于《旅游纵览》2019年10期


爪哇八哥.jpg
亚洲辉椋鸟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杂志投稿|交流论坛|版权说明|关于我们|Archiver|旅游纵览 ( 冀ICP备12021779号-2 )

GMT+8, 2019-12-6 10:25 , Processed in 0.0568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